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表情包(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是谁说的)

纯属虚构

小弟不才,因为两件事被捕快审讯过十多次。一次是年少当小弟,被大哥连累。一次是醉驾。都是可大可小的事情,但是无一例外都触犯了法律。

第一件事年代久远,还记得那是十多年前北方某个冬天的早晨。酒店接大哥,去临市。快出城的时候下车去买包烟。刚付完款朝车走过去的时候,突然捕快车就冲了过来,一瞬间十多个持枪捕快就把我们的车围了起来。老大此时坐在后排,慌忙把车门反锁,凌乱地操作着电脑,直到捕快把他从车里拉出来死死地压在地上。那时年少的我哪里见过这种场面,脑袋里一片空白,离抓捕现场大概十来米,呆若木鸡一动不动。等我反应过来,旁边的群众也就在这个过程中围了上来,站在了我的面前旁边看热闹了。此时警方开始寻找开车的司机了。我就老老实实走了过去,说是我开的车。刚说完这句话,也被紧紧地按在地上带上了手铐。然后一同就被押到了当地的六扇门。在六扇门审讯室的过道看到另外两个大哥的小弟,此时也已经手铐戴起来靠墙蹲在角落里。六目相对的时候,他们却又都躲了过去。事后才知道,就是他们两个出卖了老大的行踪。

然后我就被关在了一个独立的审讯室,拷在审讯椅上动弹不得。进来一个年长一个年少的两捕快,也没怎么搭理我,问了身份信息,就让我仔细考虑考虑,等会坦白如实交代,就出去了。

在那之前,从来没有进过六扇门,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架势,脑袋里一片空白。努力让自己冷静了下来,想起我确实又没有做过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顿时底气又足了不少,安慰自己应该没事,等会捕快问什么就如实地说什么吧。我确实没有参与过什么,就算我想参与,老大都不会让我去。但是我又确实知道他们一些事情,但是知道的确实又有限。确实我在团伙里就是小弟小弟小小弟……

我就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努力镇静,突然听到了旁边审讯室里有人大声哭了起来了。我不确定是谁,也不确定他们在干什么,因为我确实只听到哭声,什么也没有看到。一直都有哭声,有时候会突然传来很大很大的一声尖叫。我也确定不只是一个人的哭声,至少是两三个声音在换着哀嚎,此起彼伏。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一老一少的两个捕快就进来对我开始正式讯问。也许是看我那时年龄小,开始对我语气很好,时值冬天还给我端了一杯开水。先开始是询问身份信息,有没有前科,我也都如实回答了。突然老捕快话锋一转,问你们来这个城市干什么。其实我是知道他们来干什么的,但是人本能的会躲避,我说不知道。又问我跟他们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在一起,我说是我哥,他们带我来玩。也许是先审讯的他们,再加上那时的我看着就是个小孩子一样,捕快就已经知道了我仅仅是个小弟了。也就没过多地盘问我,没有为难我。我要了一支烟,就又让我再好好想一下,等会如实交代,就又走了留我一个人拷在审讯室里。

我知道是审讯他们去了,重点是审讯老大吧。讯问我的时候,旁边审讯室里的哭声也陆陆续续没有断过,最多断一两分钟又会突然一声尖叫……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又开始讯问我了。这次问得就比较具体。就问我具体某件事了,有些事情我是知道的,有些事情我确实不知道。有些事情我是参与了,但最多也就是他们打架我在远远地看这种。问得更多的事情我确实没参与,但是也听他们事后摆谈过。但是在人的本能本性下,我是一律都说不知道。

天真的以为我能蒙混过去,也安慰自己我又没实质性的参与,安慰自己没多大的事情。捕快问完,给我拿了一份饭就又走了。

此时哪里还有胃口吃饭哟!又剩我独自一人拷在审讯室里惶恐的思考人生……

当被第三次讯问的时候,捕快的语气明显的变了,年长的捕快严厉的问着,年少的捕快一丝不苟的记录着。年长的捕快此时就开始给我宣讲政策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也告诉我,确实我只是他们的从犯小弟,确实起到作用微乎其微。也确实相信有些事情是我不知道的,也没有参与的。但是还告诉我,要把我知道的全部如实交代,如果我检举揭发他们立功,交代完了等我家长来了就可以回家去了……

但是我还是冥顽不灵,一口咬死,我什么都不知道。然后年长的捕快用斥责的口气对我说,原本以为你是个好人,只是交友不善,没想到真是同伙,他们都开始交代罪行了,对你这么好,还不配合。接着就把一把大风扇对着我吹了起来,此时正是寒冬腊月,窗外还下着鹅毛大雪。不到一两分钟,就冻得全身发抖了。我心里也知道,不说些什么,真过不去了……

然后我就在心里盘算着如何交代,如何把自己的罪行说得最轻,如何包庇我想包庇的人。然后我就开始主动交代问题了,此时风扇也就关了。我如实地交代了一些无关痛痒的事。对于捕快最关心的主动讯问的事情,我就一阵打胡乱说。交代完毕,年长的捕快就出去了。剩下年少的捕快和我,看他当时的年龄,应该是大学毕业才参加工作一两年吧,跟那时的我一样还是个娃娃脸。也许是同龄人好说话,他也开始劝我,说我的同伙都在交代了,还把很多事情往我身上推。问我为什么还要包庇他们,不值得。我就急着说我确实没干那些事,是他们干的,我只是知道,很多事情我都没有一同前往,都是事后才知道的。年少的捕快接着说,他们捕快相信我的清白,看我这个样子也不是什么坏人。并给我点了一支烟,让我再好好考虑。

不久年长的捕快气冲冲地推门而入,上来就给了我两记响亮的耳光,同时把我手中的香烟一把打掉。就开始严厉地责备我,开始骂,同时又打开了我面前的大风扇。骂了大概几分钟,又突然话锋一转开始问我家庭情况。问父母在哪里上班,兄弟姊妹几个,有没有女朋友等等。此时老捕快的语气就像是在聊天一样,我也就开始慢慢放下了戒备,慢慢地恢复了惊恐的心情。然后老捕快又开始给我讲解案情,说他们已经交代的某些事情中,明确有我的参与,这是我抵赖不了的,但是确实参与有限。我参与的事情,起到的作用,够不上刑事立案,只要我检举揭发他们,把我知道的所有事情如实坦白。做完笔录就可以让家人来办取保候审回家去了。但是我不如实坦白交代,就是在包庇他们,按照他们做的事情,我包庇他们至少都能判个两三年。此时我开始动摇了,也确实相信了老捕快所说的话,再想起自己本来就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参与,最多就是日常开车接送个人。很多时候送老大去某地办个事,到地方就给我拿几百块钱喊我把车停好自己去玩,等他打电话再去接他。有时候我想问问,他都会说,不该问的别问。有时候等得着急了鼓起勇气打电话,老大却在打麻将,告诉我手气好,等会给我发红包。有时候半夜三更让我去接他的朋友,有男的有女的,有喝得烂醉的,有打架打输了送医院的……反正就是一些跑腿的事情,老大跟女朋友去游玩,我就是全程电灯泡的司机……

那个时候年龄小,也没有个什么正经工作。老大跟他们吃饭玩耍也会时常叫上我,反正我就是跟着蹭吃蹭喝蹭玩。更多的时候是给我甩几百块钱,喊我自己去玩。也不是每天都在一起,我也不是他的跟班小弟,反正想起我了就给我打电话。我那时也是整天游手好闲,到处玩耍,上网打游戏。像我这样的小弟有很多吧,只是老大有点格外喜欢我,因为我身上没有其他小弟身上的那种戾气吧。

在一起吃饭的聚会的时候,见过有很多像我一样的小弟给大哥说,要跟着大哥挣大钱,让大哥把他带上。我那个时候确实还没有那个心思,连钱都不那么看重。就整天想着去哪里玩……大哥也没有把我当小弟一样,跟我说话从来都是很客气,有些时候他们去办事,我在旁边,就喊我自己去玩,不让我跟他们一起去。有时候我想问,也给我说不该问的不要问。很多事情我是事后听他们说出来的,但是很多时候他们见我过去了就不说了。或者让我别处去玩。但是时常能听到,某某小弟进去了,某某哥进去了。我也时常按照老大的意思去看守所给某某上账。多的一两千,但是更多的都是500。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总让我去,后来我慢慢的明白了。

在老家县城里,大哥的名气还是挺响亮的,反正那时候我虽然不是混社会的,但是没小混混敢欺负我。更多的小混混知道我是大哥的小弟,对我都毕恭毕敬的。

回忆了很久我确实没有参与过他们的事情,最多也只是知道而已。我想我还是如实坦白的交代算了吧,我可不想包庇他们坐牢两三年。我也在想,我不说其他人也会说的,还不如我说了立功。但是又想起万一日后老大知道是我出卖了他肯定饶不了我。可是我想他能理解我是被逼无奈的吧。

就这样,我准备如实坦白的交代了。我对捕快说,我交代,让我给爸妈女朋友打个电话说一声。我当时想的是交代了就能出去了,老捕快之前也说了,出去要让爸妈来办手续。我想打电话给爸妈就是想通知他们快来,我交代了好立马办手续出去。毕竟从早上被拷在审讯椅上到现在已经中午了,几个小时,难受死了,浑身都痛,还不说此刻对面的风扇已经把我吹的鼻涕眼泪肆流冷的浑身发抖了……

听了我要交代,老捕快突然和颜悦色下来了。笑着说这才说对嘛。然后就把风扇关了,又给我端了一杯开水,给我点了一支烟,喊我不着急慢慢说,说详细点。我说先让我打电话,不打我就不说。老捕快就出去把我手机拿了进来,让我解锁,然后让我给爸妈打电话,可是电话刚接通,他就把手机拿走了。就问是不是某某父母,他是某某六扇门捕快,现在某某被六扇门刑拘了,正在审讯案情。尽快过来某某六扇门一趟。因为这里离我家几百公里远。我从头到尾没跟爸妈说上一句话,但是能听到爸妈先是蒙了,后面很着急,问因为什么事情,捕快说可以来某某六扇门了解,就挂了。

那个时候真的年少啊,从来没有接触过捕快办案,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架势,也不知道办案的流程。只是想能快点离开。在想快点离开的念头下,就开始了如实的交代。就让我从怎么认识老大开始说,让我想起什么就说什么,时间地点人物,事无巨细的说。中间有很多次,别的捕快进来问我具体的某一件事情,问我知不知道,问我具体的事情经过,问我都有谁参与。其实很多事情我都是事后知道的,而且知道的都不全面,都是无意中听他们说的三言两语。比如某天谁跟谁去把谁谁打了一顿,比如谁谁欠大哥钱,谁谁去要债,谁谁要回来了多少,比如大哥把欠债的人带到某个酒店住了几天等等……还比如大哥有几个女朋友都住在什么地方,大哥有辆车是套牌等等等。又比如大哥某日在某地组织的赌博场合都有谁谁参与,谁谁赢了多少谁谁输了多少……

反正事无巨细,想起什么就说什么,他们也很多次来问我某些事情。我是照实全部都说了……

就这样一直到了傍晚了,笔录终于做完了,我也确实想不起来还要说什么了。老捕快就出去了,又剩小捕快和我了。不管是我要烟要水,还是脚痛,他都满足我,还把脚上的拷子解了,手上的拷子也解了,又重新拷的松一点,一边拷着我的手,一边拷的椅子上。中途还去上了一趟厕所。

始终也不见老捕快进来,小捕快也在一直记录着什么。我就试探性的问多久能放我出去,小捕快就告诉我,要你配合把所有的事情说清楚了,他们也查清楚了,确实如你说的一样,你没有参与,就能取保候审回家去了。我说那我爸妈至少也要明天才能到,今晚不会放我了吗?他说至少要等你爸妈来办取保候审才行。

就在此时,老捕快又进来了,问我某件事情知不知道。我一下就慌了,因为那件事情后果很严重,而且去的时候是我送他们几个去的,当然几辆车,我只是其中一个开车的小弟。到地方一样的让我去玩,他们办完事给我打电话,给了我几百元,我就去上网打游戏了。他们办完事,也是我接他们回去的。后来过了几天才知道,他们那次把去把事情整的很大很大,最后还有两三个小弟去自首了。为了那件事我也慌乱了很久,很久。去的时候我确实不知道他们去干嘛,因为这种时候很多,有时候他们去打牌,有时候他们去收账,有时候去撩妹游玩……至于为什么不带我一起去,是因为我是小小弟,还没有进入他们的圈子,老大也不让我跟着去。就是那件事之后,老大还给我说过,不要对任何人讲,说跟我没关系。我想问问具体怎么回事,老大直接凶我,不该问的不要问……

自从那件事过后,我就有意无意不跟他们玩了,叫我去,很多时候我也不去了。很多时候他们吃饭唱歌蹦迪游玩叫我去,我都没去。但是县城就那么小,没多久遇到老大,老大说有段时间没看到我了,正好那天有女朋友在旁边。我就朝着老大笑,老大就说原来耍朋友去了,当时就顺手给我数了一千多,让我请女朋友去吃饭……

脑袋里此时惊恐不安的飞速回忆着这些……老捕快看出了我的不安,突然大声呵斥到,你到底知不知道,快点如实交代。我承认这一声呵斥击退了我的心理防线。但是我还是强装镇定的说,我知道,但是是后来听他们说的,让我讲具体经过,我确实不知道,讲不出来。问我都有谁参与,我故意只说了自首的人。并说我是后面才知道的。(去自首的小弟,并不是真的自首,只是有代价的自愿去顶罪了,舍他们保更多的人而已。)然后老捕快彻底的怒了,说对你这么好,没有打你没有骂你没有折磨你,还好吃好喝好烟的伺候,你竟然还逗我们玩,讲瞎话,当公安局是开玩笑的地方吗?边说边把桌子敲的当当响,我也不由自主的又端端正正小心翼翼的坐好了。然后直接拿着同伙的一份笔录给我看,当然一个字都没让我看清楚,就是在我眼前晃了一下。并说到,谁谁已经交代了,那件事情你参与了,说你开的车,也动手打人了,讲的你用砖头砸了某某头部七八下,谁谁把你拉开的……

没等老捕快说完,我激动的差点从审讯椅上蹦起来,接着直接站起来了。因为之前小捕快把锁都解开了,我只是一只手被拷在上面,面前的挡板也没锁,一推就开了。我激动的大喊着,我是开车送他们去了,然后我就去上网了,不信可以去网吧查,他们干什么去了我也不知道,情绪直接失控了……老捕快冲过来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巨大的力量让我摔倒在地,因为是拷在审讯椅上,不能说是摔倒,是上身挂在椅子上,下半身躺在地上。疼痛加上几个小时的审讯,心理防线彻底崩塌了,直接就哭了,哭的很大声,哭的痛彻心扉肆无忌惮,鼻涕眼泪一大把。哭了几分钟,突然老捕快大呵一声,赶快起来坐好。我还是一动不动挂在椅子上哭,小捕快就过来把我扶起来坐到审讯椅上,并把所有的锁锁上了,手铐脚拷也都带了起来。

然后老捕快又换了一种和蔼可亲的语气劝我说到,你已经交代那么多了,已经都是检举立功了。如果这个事情不说实话,之前的都不算了,你是想进去关几年吗?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你这件事情再好好的说了,等你爸妈来了就给你办手续让你回去了。这件事你如果知情不报,故意隐瞒,你就出不去了……听到我出不去了,心里又是五味杂陈,着急起来了。老捕快又接着说,你女朋友刚才打电话来了,听到你被抓了,当场就哭了……你不想见你女朋友了吗?正在我难受思索的时候,老捕快又是一声呵斥,并随着把桌子拍的哐当的一声巨响。快说哪天一起去的还有谁……

我承认确实崩溃了,把我知道关于那件事的情况全部说了。包括后来听他们说的一些,包括去自首的小弟得到了老大的什么承诺。当然这都是我东一句西一句听他们事后讲的,是真是假我也不知道。但是我重点强调,去的时候我确实不知道他们去干嘛,我也确实没参与,我就去上网了……

我知道老捕快不会相信我没参与的,但是后来的事我真不知道,冤枉我的事情,我肯定不会认。虽然那时年少,不懂法不知法,但是还是能分的清,打人了,就是犯罪了。没去就是没去。为了这个事情,捕快们进进出出好几回,中途还对我说,听你同伙被打的多惨,你是不是也想试一下,我对你够好了,这事你敢骗我,我查出来就是给你脸不要脸了,然后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随后小捕快又给我带了一个肉夹馍,端了一杯开水。我没胃口,小捕快却说,快吃吧,进去了想吃都吃不了了。听了这话一下就蒙了,我说什么意思,为什么吃不到了。不是你们说我如实交代了,爸妈来手续办了就放我回去了吗?小捕快却没有再说话了。我还是一口没有吃,喝了两口开水,又问小捕快要了一支烟,猛吸着………

烟还没有抽完,老捕快就进来了,拿了一张刑事拘留通知,让我签字。我不扇,歇斯底里的吼着,你们不是说放我回去吗?老捕快又是啪啪两耳光扇的我怀疑人生。接着说,不签字是不是,不签字没关系,然后又出去了。

因为小捕快容易说话,我哀求的问他,为什么要拘留我,为什么不放我回去。小捕快说,等会先把你送的看守所,等你爸妈来了手续办了再把你放出来就是了,还接着说,你这事,没多大,你又态度好,还检举揭发他们,应该不会给你判刑,但是前提你要好好配合。小捕快没有把话说完,老捕快就进来了。然后拿着厚厚的笔录让我签字。这次态度又和蔼可亲了,我当时甚至觉得他会变脸,是个精神分裂的神经病,一会和蔼可亲,一会儿凶神恶煞。我盲目的按着他们的指示,签字按手印,按了很多很多手印。

然后找小捕快就过来给我解开了脚拷,让我从审讯椅上下来了。当我下来走的第一步差点儿摔倒了,不明白当时为什么脚那么没力那么酸痛。但是终于可以从审讯椅上下来了,从早上被抓到现在已经是深夜了。

然后就被带到了六扇门院子里的警车里,同时也看到了他们,老大此时也不复往日的神采了,耷拉着头,我看他,他却把目光转了过去。然后就分别上了一辆车,我这个车上自然是小捕快开车,老捕快和我坐在后排,此时我知道要把我送看守所了。

............阅读全文............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如来写作网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xingwenku.com/22224.html
(0)
上一篇 2022年6月21日 下午8:55
下一篇 2022年6月21日 下午10:31

相关推荐

搜索资料 全部分类 搜索教程
扫码关注

关注微信公众号:
如来写作网服务号
从微信公众号菜单栏进入网站
使用更灵活,下载更便捷
如来写作网

微信咨询

客服代找资料
加客服微信:3231169
私发想要资料的标题/关键词
快速代查找相关所有资料

如来写作网客服微信3231169

立即扫码添加我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