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里的故事作文300字左右,教室里的故事300字左右

(上)

我是一名刚参加工作不久的老师,没什么经验,可学校却对我“委以重任”——让我担任五年级二班的班主任。自从有了“官职”之后,我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呢?暗无天日,一地鸡毛。这不,胡乱地扒了几口午饭后,我就身心俱疲地倚靠在办公椅上,大脑和双膝成九十度,隐隐约约进入梦乡。不知何时,身旁传来一阵抽泣声。我像被雷声惊醒的小鸟,一下子从天堂坠回人间。班里的田小军可怜兮兮地站在我跟前,双手不停地抹着眼泪。“怎么了?”我拉过他的小手问道。在小家伙抽抽搭搭、断断续续地述说中,我总算明白了事情的原委:早晨出门的时候,爸爸给了田小军700元钱,那里有100元的下月午餐费和600元的校管乐队的学费。早自习课上,田小军把100元钱交给了我,然后将剩下的600元钱装进了书包,打算等下午上管乐课的时候再交给任课教师。可刚才掏书包的时候,他发现钱已经不见了。老实说,这个消息于我如同平地惊雷,巨大的阴影瞬间笼罩在我的脑海四周。“怎么办啊?老师,怎么办啊?”小家伙一声声绝望的求助,宛若利刃一般割在我的凡身肉体上,刀刀见骨。

教室里的故事作文300字左右,教室里的故事300字左右

怎么办?我是班主任,不是旁观者,躲是躲不过去的。“走!”我一骨碌从椅子上跃起来,拉着田小军就朝教室走去。教室里已经闹成了一窝蜂,学生们都已经知道了田小军丢钱的事,有的在为田小军感到惋惜,有的在大声谴责拿钱的人,有的则借此戏谑同桌——“不会是你拿了吧”。见到我进来,大家都识趣地静了下来。

“田小军丢钱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吧,”我边说边环顾了一眼教室,所有人都在,“平时我们老说同学之间要互助互爱,现在田小军遇到困难,钱不见了,考验大家的时候到了,下面,就让我们每个人尽其所能,来帮助田小军找到丢失的钱吧。”

学生们有的朝我点头,有的则疑惑地看着我。

接下来,在我的指挥下,教室里忙开了。

所有的人在座位上坐好;

各组组长出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仔细检查地面,从本组第一桌到最后一桌,一毫米也不许漏过;

副班长出列,地毯式搜查讲台桌及其周围的地面,不许错过任何一个犄角旮旯;

班长出列,帮助田小军检查他自个儿的东西,抽屉掏空了,书包里的东西一股脑儿倒在桌上,眼手并用,看了摸,摸了看。

我心烦意乱地站在教室的一角,打量着熟悉而又陌生的弟子们。平日的小淘气们此时都老老实实地端坐着,大气不敢出喘一口。

忙碌了十来分钟,却什么也没发现。田小军趴在课桌上,双肩一起一伏,哭得更伤心了。我很失望,渐渐地,有些愤怒了。此时的我,早已将脑中的阴影抛至爪哇国,心头骤然生出一股狠劲。

我看不见自己怪异的表情,但听见了自己颤抖的声音:“同学们,我知道接下来我要采取的措施,有些人可能会不喜欢,有些同学的家长可能还会对我产生看法。但是,如果能够帮田小军找到丢失的钱,我认为一切代价都值得我们付出。你们同意我的意见吗?”

“同意!”教室里响起一片整齐划一的声音。

看着弟子们缓缓入我彀中,我依稀体味到了唐太宗当年励精图治、勤政为民的喜悦之情。而这,渐渐驱散了我心中的内疚和不安。

“那好,下面我请大家互相搜查一下同桌的抽屉和书包,举个例子,就是葛菲扫查张新宇,张新宇扫查葛菲,王军扫查丁晓乐,丁晓乐搜查王军,明白吗?请同桌先换一下座位。”

我没有自己去搜查学生,高等教育的经历让我知道,搜查别人的物品和身体是警察的专属权利,我一个草民那么做一定会遭到家长的非议。但孩子搜查孩子,可以当做是闹剧吧,没人会那么认真。

教室里的故事作文300字左右,教室里的故事300字左右

“老师,你不能这么做,那是违法的。”就在学生们挪动凳子的同时,教室后面传来刺耳的声音。所有的目光都齐刷刷地转向了后排。

又是李浩,那个该死的律师的儿子。我相信,此时此刻,要是换作别人说出这样的话,大家定然会质疑他的动机:为什么不让搜?难道你心里有鬼?可唯独这个李浩,没有人会为此而怀疑他,因为,质疑我的教育方式的合法性对他而言如同家常便饭。在我们的班级生活中,如果说我和我的小班干部们是“执政当局”,那么他扮演的就是反对党和人民监督员的角色。学生没完成作业,我罚他们抄10遍课文,李浩说我这是变相体罚;单元测验后,我一边发卷子一边念着学生的分数,李浩说我侵犯了他们的隐私权;为了方便班级开展活动,我提议每人交10元钱作为班费,李浩说这属于强制摊派,涉嫌侵犯财产权。这个每次反对时总是一副一本正经的小大人样的可笑的、讨厌的反对派,极大地影响了我的教育管理效率。而我忌惮于他背后的律师父亲,也囿于他说的话似乎像那么回事,拿他毫无办法。

此刻,当他不合时宜地又一次站在我的对立面时,我比以往更加生气。我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血液疯狂地涌向头部,呼吸也变得不那么顺畅了。这次情况跟以前不一样,这小子怎么如此不识时务呢?

“你什么意思?难道我们不该帮助田小军找回他的钱吗?”我紧紧地盯着他,厉声问道。

小子腾地从座位上站起来,表情有些尴尬,“老师您息怒,冷静,冷静。”

“先管管你自己吧,别老是那么爱出风头,”我逼视着他,“你倒是跟大家说说,你为什么不同意?”

“因为,除了警察外,我们都没有权利搜查别人的物品,否则就是违法。您是老师,不能让我们干违法的事情。”律师的儿子一边说着,一边不时地用手托着眼镜,“再者,我们都是孩子,您让我们互相搜,跟您自己亲自搜没什么区别,我们只不过是被您当作工具罢了。”

我承认,我被这番话吓了一跳,它的逻辑击中了我的要害。我心虚了,只觉得额头和手心一阵燥热、湿滑。我看了看大家,他们有的摇头,有的点头。显然,有相当一部分学生已经动摇了,不再站在我这边。

“别光顾讲大道理,如果不这样做,又能怎样呢?你认为我们该怎么办?”我很快缓过神来,反问李浩。我这么说不是要他帮我出主意,而是为自己找一个台阶下,同时也为自己赢得思考的时间。让学生互相搜身的做法已在瞬间被我自己否决了,下一步我该采取什么替代方案?

李浩摇着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示意他坐下。学生们有的在座位上窃窃私语,有的仰着脖子焦急地等待着我的下一个命令。田小军,仍然是泪眼汪汪地趴在课桌上。

教室里的故事作文300字左右,教室里的故事300字左右

在搜肠刮肚中,我想起了曾经在书上看到的一个故事,心中慢慢地敞亮起来。

“同学们,”我说,“大家都非常有爱心,都同情田小军的遭遇,都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帮他,我为有你们这样的学生而感到骄傲。古人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每个人都有犯错误的时候,只要及时改正了错误,仍然是一个好学生。我相信,此时,那个犯了错误的同学一定也是非常后悔,也渴望及时改正错误。我在想,田小军的那600块钱,也许是不小心掉在地上,有人捡到后,一直没有找到失主,后来害怕大家误认为他偷东西,到现在还没有勇气把钱交给田小军。那我们就偷偷地给他一次机会好不好?”

“好!”大家虽然齐声应和,却都一脸狐疑地看着我。

我让孩子们在教室里等着,自己返回办公室,从书架的顶部取下一个空纸箱,拿起剪刀在纸箱盖中间剪了一道小口子——大概刚好可以投得进一个信封,然后再把纸箱盖合上。我抱着纸箱回到了教室,把它放在讲台桌上,然后让学生把教室里的所有窗帘都拉上。我站在纸箱前,双眼靠近纸箱盖,透过自己特意裁剪的小开口望去,里面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清,于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我把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向学生们做了说明,大家都很好奇,难掩兴奋,仿佛将要进行的是一个有趣的游戏。随后,学生们跟着我来到了教室外面的走廊上,按照学号排好队。我的规则是,从学号为1号的学生开始,每个人独自进入教室后,把门关好,站在教室中间默默地数50下,然后再开门出来。那个捡到田小军的钱之后还没来得及归还的学生,就不用站在教室中间数数了,要赶紧利用在教室独处机会,把属于田小军的钱神不知鬼不觉地放进我事先准备好的纸箱里。

田小军站在人群中间,可怜兮兮地看着我,似乎是在问我他也要参加这一“游戏”吗,我朝他点了点头,意思是任何人不得例外。

“游戏”进行得很顺利,当最后一个学生开门出来的时候,午休结束的铃声仿佛是掐着表一样准时地响了。我回到教室,置同学们一遍遍的“老师您打开纸箱看看吧”的哀求声于不顾,迅速抱起似乎是增了不少重量的纸箱,忐忑不安地朝办公室走去。有几个学生试图尾随我,被我粗暴地挥挥手挡了回去。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在办公室,当纸箱盖被我猴急地掀开时,里面却是空空如也。失望?难过?悲哀?愤怒?完全不足以描述我的心情。我狠狠地把纸箱甩到桌底下,顺势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我恼怒于自己的耳根太软,要不是被李浩的话吓住,那600块钱没准早已乖乖地躺在田小军的书包里享受主人的爱抚。上课铃声已经响过,办公室没有别人,我倚靠在座椅上,慢慢地进入了冥想境界……

教室里的故事作文300字左右,教室里的故事300字左右

下午第一节课间休息的时候,班长葛菲、学习委员丁晓乐、体育委员石明轩、“反对党”李浩,还有“苦主”田小军,先后急不可耐地跑进办公室向我打探消息。得知结果后,一个个如同打蔫的菜叶一样耷拉下脑袋。

“太可恨了!”石明轩攥着小拳头忿忿地说,“要是让我逮着偷钱的人,我就罚他在操场上跑一百圈。”

李浩“噗嗤”一声笑出口,唾沫星子溅了我一脸。

葛菲也心有不甘地向我谏言说:“谭老师,您还是再搜一下大家的书包和口袋吧,肯定能找着。”

“就是啊,老师您搜吧,我们都没意见,谁有意见谁就是可疑的人。”丁晓乐在一旁附和道,还朝李浩瞪了一眼。

“你……我……”李浩有些词穷,脸色因为窘迫而涨得如同鸡冠一样。这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行了!”我做了个“打住”的手势,把他们推到了门口,“你们先回去上课吧,老师会找到合适的办法。”

更麻烦的事很快就来了。几分钟后,我接到了田小军他爸打来的电话,说他马上就到学校了,想跟我谈一谈田小军丢钱的事情。

谈什么呀?分明是冲我兴师问罪来了!我招谁惹谁了我?身后的座椅被我一脚踢得歪向一边,迎来周围同事的侧目。在我的印象中,田小军的父母好像都是工程师,家里经济条件应该不算太差,可他们为什么会对孩子丢失600块钱的事情反应如此激烈,就跟孩子在学校受了重伤似的,非要不请自来的登门找老师交涉?我意识到,自己可能遇到了执教半年以来最大的一个挑战。

在心烦意乱中,我敲开了校长办公室的门。我知道校长近来正忙于应付上级的验收检查和接待工作,日日加班到深夜,不喜欢老师们因为一些鸡毛蒜皮之事而让他分心。可我不是成心要打扰他,只是想向他征求一下我对此事的处理意见。

“什么?报警?绝对不行!”还没听我说完,校长就直接打断了我的话,“才几百块钱就想报警,你以为警察天天吃饱了没事干,就专门破几个小案子玩玩儿?多少杀人放火、坑蒙拐骗的大案还等着他们去破呢。再说了,就算警察真的给你立案了,把案子给破了,万一作案的人真的是我们的学生,你觉得那对我们学校有好处吗?小伙子,那是治安案件!那就意味着我们学校的治安案件发生率不再是百分之零,懂吗?我们是依法治校示范校,绝不允许随随便便就把这个牌子给丢了!”

我被校长这一番高瞻远瞩的洞见惊出一身冷汗,半天说不出话来。

“小谭啊,”校长语重心长地说道,“作为一名教师一定要顾全大局,凡事要考虑学校的声名和荣誉。你现在还处在见习期,再过半年就要转正了。从我了解的情况来看,你的工作表现还是不错的,年轻、有干劲、肯吃苦,前途不可限量。现在你遇到一点小小的困难了,不能想着往后退缩,得积极想办法去解决。不就是学生丢了几百块钱吗?好好做做孩子们的思想教育工作,能把钱找回来最好,找不回来,就安抚好学生的情绪,特别是要注意做好家长的沟通工作。好不好?我一会儿还得去一趟教育局,没事就先这样吧。”

我识趣地退了出来。回到办公室,田小军的爸爸已在门口等我。

果然是来者不善,田小军的爸爸说,孩子丢钱的消息让他感到他震惊,一定是学校在管理上出了纰漏,校方绝不能姑息、纵容学生的偷盗行为,而应当抓住作案者,给予严厉的惩罚教育。“这次他偷只是六百,下一次他就可能偷六千、六万;现在他只是偷盗,以后他指不定就敢抢劫、绑架、贩毒了。作为学校,你们不能放弃育人的职责。”

我有些恼怒,为什么每个人讲起道理来都是一套一套的,好像就我一个人不明事理似的。我告诉小军的爸爸,我对这件事情很重视,正在积极想办法处理,但孩子毕竟是孩子,对他们做工作,必须遵循一定的教育规律,保护他们的自尊心和上进心,而不能像对待社会上的人似的直接来硬的、狠的,否则一个小小的错误,就有可能毁掉孩子的一生。

从听者的表情上,我可以看出田小军爸爸对我的话非常反感,这一点很快就得到了验证。

“谭老师,”田小军爸爸说,“不管怎么说,我们小军在学校、在班里被偷了钱,蒙受了财产损失,学校在管理上存在漏洞,得承担一定的责任。您别误会,我不是要学校赔偿我们。我的意思是,学校得想办法采取措施找回丢失的钱,而不能什么都不做就这样过去了。我不同意您刚才说的什么教育规律、自尊心啦,他们都才十一、二岁,没您想象的那么复杂,况且诚实守信的做人原则比什么自尊心、上进心都更重要。你就搜一下他们的衣服口袋和书包,没准很快就能把钱找回来。你要是觉得自己搜不方便,那可以报警,让警察来帮你们搜啊。你们要不方便报警,我自己打电话报案。”

我终于听出来了,田小军的爸爸是铁了心要挽回六百元的损失,至于什么手段有可能引发什么后果,那根本不是他所关心的。我的脑海中依稀出现了一幕情景:一脸严肃的警察走进了我的班里,孩子们心惊胆战、惊慌失措,很快,一个男孩或女孩被从座位上揪了出来,脸上挂着泪水,冲我撕心裂肺地喊着:“老师,救我!”……

我有些担心,有些害怕,事情很可能会超出我所掌控的范围。

看着眼前这个强势的家长,我的眼神有些迷离,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说:“您再给我一点点时间,我想办法再好好做做孩子们的工作。好不好?给我一点时间,也给孩子们一个机会。行吗?”我觉得自己几乎要流下眼泪了。

或许是看到了我的表情的变化,田小军爸爸的态度有些缓和,挤出一丝笑容说:“谭老师,不是我成心要为难你,实在是因为心里着急啊。那我就等着您的消息,回头再联系。”

送走了家长,我突然感到嗓子眼发涩,端起桌上的水杯还没送到嘴边,只觉得一阵头昏目眩、天旋地转。杯子掉到了桌子上,洒出来的水沿着桌角缓缓滴落地面。还好,在身体将要倒地的一刻,我伸手抓住了椅子背,顺势艰难地将臀部挪进了靠椅那用木板钉起来的坚实的座位上。躯体是动弹不得了,没想到脑袋也很快不灵光了,片刻的功夫,我就已经恍恍惚惚进入了梦乡。

我是被学生叫醒的。“谭老师!谭老师!谭老师!班会课开始了。”体育委员石明轩用他那小公鸭嗓一样的声音,将我从无忧无虑的彼岸世界拉回到了烦人的现实中。

第三节是班会课。当我走进来的时候,教室里死一般的沉寂,学生们就像木头一样一动不动地呆坐着。显然,失窃事件影响到了每个人的情绪,班里的气氛十分压抑。

“我给大家讲个故事吧。”我说,努力挤出一丝微笑,显出轻松的样子。同学们下意识地将小脑袋往前倾了倾,眸子里恢复了生气。

............阅读全文............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如来写作网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xingwenku.com/251259.html
(0)
上一篇 2023年1月24日 下午1:36
下一篇 2023年1月24日 下午6:24

相关推荐

搜索资料 全部分类 搜索教程
扫码关注

关注微信公众号:
如来写作网
从微信公众号菜单栏进入网站
使用更灵活,下载更便捷
如来写作网

微信咨询

客服代找资料
加客服微信:3231169
私发想要资料的标题/关键词
快速代查找相关所有资料

如来文库

立即扫码添加我吧

返回顶部
获取全文完整word版,1000G公文写作范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如来写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