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去世,「青未了」吕永清专栏 _ 奶奶百日祭—遥祭奶奶

奶奶去世,「青未了」吕永清专栏 _ 奶奶百日祭—遥祭奶奶

文|吕永清 编辑|燕子 图片|网络

眨眼间,奶奶去世一百天了。遥望着家乡的方向,泪水在瞬间浸满了我的眼眶。

泪水朦胧间,奶奶的音容笑貌又一次出现在我的眼前。听着她叫“小来”(当地老人对男孩子的昵称)的声音,看着她绽开的笑容,我的心再一次悲恸至极。

时至今日,阴阳两隔的时空终于把我的梦幻击碎。在我的潜意识里,我一直认为奶奶没有离去,总觉得她还在家中,坐在那把木圈椅上晒着太阳等我,以至于发丧时的情景都被我当成了一个梦。我曾经天真的以为,梦醒了,奶奶还会叫着我的名字,绽开她满是皱纹的笑脸,出现在我的身边,静静地听我和她说话,慢慢地品味祖孙之乐,可这一切的一切,随着百天忌日的到来,伤痛的泪水再次决堤,冲散了我的梦境。

奶奶再也不会回来了,如同那一去不复返的黄鹤,这已成了泪淋淋的现实。看着奶奶的照片,我知道,从今以后,她叫我“小来”的那种称呼已成了“绝唱”,我也只能在梦中去寻回。

这一百天来,几次回老家,我都带着满怀的希望去看她,希望能再次看见她那张满是皱纹的脸庞,希望她仍坐在堂屋门口晒着太阳等我。奶奶初病时,每次听说我回去,性急且又是小脚的她都会早早地坐在那儿等我,一个劲地念叨我怎么还没到,就是在她病重之时依然如此,非要起来坐在堂屋门口。等她实在起不来的时候,躺在床上也是念念叨叨,乃至于父母一再告诫我,千万别告诉她什么时候来,她会掐着指头算时间,假如去的晚了些,她会急得坐卧不安……

奶奶,我来看你了!悄悄地走进院子,院子里静无一人;默默地走进老屋,除了我给奶奶照的照片外,老屋里空空如也。奶奶已经不在了,真的已经不在了,可我怎么就觉得她还在呢?可我怎么就觉得她还在我身边呢?

我是被奶奶看大的,看着我第一次学走路,听着我牙牙学语,在我的心中,奶奶是最疼我的人,乃至于犯了错误不敢回家,却能径直走进奶奶的老屋寻求她的保护。从小到大,只要我走进奶奶的屋里,奶奶都会把好吃的从抽屉里拿出来,非要塞给我,而我却和别的孩子不同,从来不要奶奶的东西,总想让她吃。见我不要,常常急的奶奶说我“拼”(我们当地的口语,意思是“傻”),“恁拼啊你,快拿着”!这是她常对我说的一句话。看着奶奶真急了,我才会从她手中拿上一两个吃。看着我吃,奶奶笑了,笑得格外的慈爱,格外的开心。这样的笑容这样的疼爱,打小就刻进了我的心,以至于现在想起来,还是那么的真切,还是那么的温馨。

奶奶对我亲,我也和奶奶近。我是有点叛逆性格的。在我们老家,有一个封建习俗根深蒂固,过年时,晚辈要给长辈磕头拜年。对这样的千年习俗,我是有点大不敬的,-color:#f4b7b7′ class=’text—wrong’>甚至于不屑一顾。磕一个头能中什么用呢?还不如平时多给老人买点好吃的,或者平时多孝顺一下老人。看着那些平时并不孝顺的人每每还去假惺惺的给老人磕头,我觉得好笑极了,看在眼里特别的别扭。磕一个头、磕给别人看就是孝顺了?带着这样的叛逆性格,叛逆的我从来没给父母磕过头,也从来不给亲戚长辈磕头,被人说成“胳拉拜子(即“膝盖”)硬”。就我这样的“硬胳拉拜子”,却年年都要去奶奶那里,在只有奶奶一个人的时候,偷偷地给奶奶“磕头”拜年,并且从不让别人看见。“小来,别磕了,又不长岁数!”奶奶的这句话充满了哲理,让我很感慨!是啊,磕头不长岁数,又不给长辈增添一点点的寿龄,磕什么呢?哪怕能延长一秒钟,我也会理解过年磕头的习俗的。不能理解磕头,却还要给奶奶磕头拜年,这是一种怎样的情结呢?照我小时候的想法,那就是奶奶老了,很难会理解我不磕头的“叛逆”理论,为了不让奶奶伤心,我要破例给奶奶磕头,把这份不是礼数的“礼数”进行下去,因为奶奶对我的疼,因为奶奶对我的爱。

奶奶是信佛的。正因为奶奶信佛,有一年去北京时,不喜欢烧香拜佛的我还专门给奶奶买了唱念佛歌的磁带。如果说我性格“叛逆”,可我对奶奶怎么就呈现不出这种“叛逆”的性格来呢?从辍学在家务农到“裁剪”人生,再从“不自量力”自学创作到因为创作,“奇迹”地走出农村,我的“叛逆”与“不务正业”“好高骛远”之初,曾让多少人指指点点,也曾让身边的亲人纷纷“指责”我心比天高,不安心于现实。对于如此“异想天开”的我,奶奶是宽容的,从来没有数落过我一句,一个小脚的、大字不识的农村老太太,给我的除了疼爱就是疼爱了,以至于等我出人意料地跳出“农门”,奶奶的笑容就如花一样的绽开了,她那满脸的褶子在阳光下尽情地绽放,在街坊邻居面前开成了一朵花。

奶奶去世了,我不敢写任何有关奶奶的文字。奶奶还在啊,还在老家的老屋中等我回去看她。我一直在骗自己,生怕一写下来,奶奶还在的梦就会被我打破。记得有次做梦,我刚进农村的家中就往外走,妈妈问我哪里去,我说去老院里看奶奶。每次回家都要去看奶奶的,这已经成了习惯啊!等我从梦里醒来,一脸的泪水早已打湿了枕巾……非但如此,这些天来,我都不敢看任何的老人,一旦看到有和奶奶一样皱纹堆积、满头白发的人,我的心就如针扎一样的疼痛。有一次,我骑着自行车下班,远远看到一个老人坐在路边,挺像我的奶奶。我赶忙紧蹬几下赶了过去。不看不要紧,一看不是奶奶,我的泪水就情不自禁的流了出来,流出了满脸的泪花。那一天,我就是噙着这一脸的泪花逃进家门的。

在她去世的前几天,极度虚弱的她见了我还在喊 “小来”。“小来,你咋又来了?你恁忙!”这就是奶奶,想见我可又怕耽误我工作的奶奶!面对奶奶浑浊的眼神,我只有抓住奶奶的手,紧紧地抓住她的手,长久、长久地握着……

我的手没有能拉住奶奶,奶奶去了另一个世界,且在转眼间就已百日了。

希望终于变成了绝望。面对着老家的方向,我知道我的梦破了,破碎的收也收不起来,想圆也圆不成个了。在这无尽的怀念里,在这无边的悲恸中,慈爱的奶奶永远地走了,离开了她曾经深深依恋的、难以割舍的家园……

今天,是奶奶的百天忌日。遥祭之余,我还在喃喃自语:奶奶,您在那边安好否?

2011—7—4日于午后匆匆

奶奶去世,「青未了」吕永清专栏 _ 奶奶百日祭—遥祭奶奶奶奶去世,「青未了」吕永清专栏 _ 奶奶百日祭—遥祭奶奶

作者:吕永清,词作家、诗人、散文作家、编剧、文化活动策划、撰稿人,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理事……郓城作协、音协副主席、郓城志愿者协会名誉主席,现工作于郓城县文化馆。先后在百余家国家、省市级报刊、电台、电视台、舞台上发表作品两千余首(篇),作品荣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政府奖一等奖、中国广播奖金奖、铜奖、中国曲艺“牡丹奖”“奋发文明进步奖激励奖”等二百余项奖励。

壹点号心梦文学

............阅读全文............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如来写作网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xingwenku.com/5264.html
(0)
上一篇 2022年4月28日 上午5:13
下一篇 2022年4月28日 上午5:13

相关推荐

搜索资料 全部分类 搜索教程
扫码关注

关注微信公众号:
如来写作网
从微信公众号菜单栏进入网站
使用更灵活,下载更便捷
如来写作网

微信咨询

客服代找资料
加客服微信:3231169
私发想要资料的标题/关键词
快速代查找相关所有资料

如来文库

立即扫码添加我吧

返回顶部
获取全文完整word版,1000G公文写作范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如来写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