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文摘官网(读者文摘怎么投稿)

美国《读者文摘》小说菁华:较量

弗里德里克·布朗

卡森睁开眼睛,发觉自己躺在沙子上,仰望着闪烁不定的蓝色光束。“我疯了,”他想道,“疯了还是死了。”沙子蓝光四射,而在地球上或所有其他行星上都没有任何如此蓝光闪耀的沙子。

他抓起那:些沙子让其淌落到自己赤裸的脚上。“赤裸裸的?”他一丝不挂,全身都大汗淋漓。所有行星之中唯有水星如此之热,而水星距此大约有40亿万英里开外——

他又想到自己,都到什么地方去了呢?在冥王星轨道之外的单人侦察机上,侦察离地球一侧近百万英里打得胜负难分,截击外星人的宇航舰队列阵。

没有谁知道这些外星人是些什么人,不晓得他们来自哪个遥远的星系。开始是偶尔对对于他们自己来说并不是过分严重威胁的地球居民进行突然袭击,然而,地球一直在建立最强大的宇航舰队,已经准备决一死战。

侦察机已经探到了在200亿英里外外星人一个巨大舰队的方向,而此时由一万艘飞船和50万作战宇航员所组成的地球舰队,正严阵以待,准备截击并作背水之战。

唤,是的,鲍勃·卡森记起了这一切,但这并不能说明为什么他现在坐在炎热的蓝沙上,他的宇宙飞船无影无际踪?而——重要的是——也没有任何太空的迹象,头顶上穹窿形的不是天空,那是一个蓝色半球体状的什么东西,周长大约250码,颠覆在浩翰的蓝沙上。

卡森匆忙站起身来。平坦的沙子,一些瘦小的蓝色灌木此一簇彼一丛的长在那里,又从最近的灌木丛下窜出一条十足蜥蜴。一切都是蓝的,只是一个物体例外,在远处一个曲形墙那里有一个直径一码开外的红色球体。

当时,他听到了在自己头脑里响起的一个声音,“在这个时空范围内,”然后声音回荡起来,“我发现在一场战争中有两类得到不同报应的人种,一种人被灭绝,另一种被削弱以至将要衰败,并回到愚昧的混乱状态。决不能让这些情况发生。”

“谁……什么人?”卡森脑子里顿生疑问。

“我是一类人进化的残余,”一个声音说道,“同一个单一实体相融合而永远存在一一这种实体是比如像你们简单的人种有可能演变而成的实体,也可能是你们称之为外星人的人种。所以我必须调停将要到来的战斗,这场两个强弱相等的舰队对垒的结局将是双方人种同归于尽,因此我要在不损毁另一舰队的情况下摧毁一个舰队,这样一种文明将得以幸存。

“在尚未开战的外缘,我抓到了两个人,你和一个外星人,你们在这里,赤身裸体,手无寸铁,在对双方来讲同样陌生和同样不愉快的条件下互相决斗,幸存者便是他同类人种的斗士,那种人将获得生存。

“只要你在这里存在,时间在你所知的宇宙中照旧延续,假如你死在此地,你的失败将是你同类人的末日。”

声音消失了。

卡森一抬头,看见那个红色球体正朝他滚动而来。外星人!先于外星人到来的是一种恐怖可怕的波,使人麻痹,令人憎恶。滚动物正快速到来,比卡森所能跑得还要快,十码以远、五码,突然,它停住了。

的确,外星人停住了,它意外地碰到了一个无形的墙,一个看上去好像是在颠覆的半球体内跑来跑去的障碍物。外星人正沿着屏障滚动,寻找根本就不存在的阙口。

卡森往前迈步去触摸那个屏障,屏障好像是包着钢铁的薄橡胶板。他踮着脚尖,尽可能的往高处摸,可屏障依然存在。“肯定有什么方式我们能互相够得着对方,”卡森想道,“要不然这场决斗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随着滚动物停在恰好从他能穿过屏障的地方。卡森可以发现它没有任何外部感觉器官,但在滚动物表面却有一打手套,他又看到两个触角突然从其中的两个手套中伸出来,每个触角在顶端都分又出两个手指,每个手指尖端叉都有一个爪子。

当卡森看到这个滚动物时,他真是不寒而栗,这同在银河系中见到的所有生命形态都有着惊人的不同之处。他本地意识到外星人的头脑也像其身体一样奇特,他想到外星人很可能具有心灵感应能力——当它几分钟以前开始接近他时,他曾经感觉到某种非物质的投射,或许外星人能觉察他的意向……卡森不得不努力试试。

“我们之间不能取得和平吗?”他问道,“为什么我们不能达成协议一一你们占据你们的星系,我们把守我的?”

卡森空着脑子听取回答。

回答来了,而他着实被吓得倒退了几步,这个红色的外星人向他投射了深刻的敌意和强烈的杀人欲。慢慢地,卡森头脑清醒了,他感到呼吸困难,非常微弱,但他能够思考。

“好吧,”卡森说道,“那么我们只有战斗了。”作为一个一般的年轻人,经不住别人引诱,他突然变得冲动起来,又加上一句,“来吧!决一死战!”

正在这时,一个蜥蝎从一丛灌木下面急冲出来,滚动物的一只触角突然伸出,抓住了蜥蜴,另一只触角开始往下拔蜥蜴的腿,小动物疯狂地挣扎着,发出一声长长的尖叫,随着半数的腿被拔掉,蜥蜴叫得更加厉害,后来就蹒跚躺于外星人的怀抱。

外星人轻蔑地将死去的蜥蜴抛向卡森,蜥蜴穿过他们中间的屏障而落到卡森脚下。

屏障不复存在!卡森火速站好,手中攥着岩石,迎头冲上去,但却被撞了回来,摔倒在地,屏障依然存在。当他起来时,发现一块岩石向他驶过来,猛然间,他右小腿发出一阵剧痛。

卡森掷出自己的岩石,岩石打中了外星人,非常明显是打中了,然而在卡森还没来得及扔第二块之前,外星人已滚到射程之外了。

卡森上前去探究屏障,一只手抓住它,用另一只手向它扔沙子,沙子过去了,可他的手怎么也过不去。

是不是有机物不能通过而无机物能通过呢?不,因为死蜥蝎已证明了这一点。无论活的还是死的,蜥蜴都是有机体。活的蜥蝎又怎么样?卡森找到一只蜥蜴,并轻轻地把它‘掷到屏障上,它反弹了回来,落荒而逃。

屏障对生物来说是一个滤网,只有死的东西和无机物能通过。

那是卡森没有想到的。卡森看了看自己受伤的腿,他的腿被岩石一条锯齿形的边碰了一下,腿上露出一条深深的切口,他要找点水,清洗一下伤口,水一一这个念头使他认识到他正口渴异常。

他一跛一拐轻轻地走着,找遍了他所活动的大半地方,丝毫没有水的迹象,除非他找到一种消灭敌人的方法,否则干渴将使他彻底完蛋,他必须立即行动起来。

他把约有一英尺长的碎石片磨制成一把锋利的刀,并用灌木的卷须搓成一条绳带,使它可以插入武器挂在腰上,以便能腾出手来。接着他搬了几堆可以扔的小石块。

一只蜥蜴从灌木下爬过来,卡森咧嘴一笑说道,“唉呀,有了。”蜥蜴朝他移了几步说道,“你好!”卡森晕眩了片刻,接着高声狂笑起来。为何不笑呢?难道那个跟实体结合

的东西想出的这个恶梦没有幽默感吗?

但对于他来说,除了水之外再去考虑别的事情是困难的,他的喉咙口干得火烧火燎,他不得不喝口水。

外星人正在做一些设计,没有树木,只有把灌木丛与卷须系在一起构成一个约四英尺高的正方形框架。卡森想到它似乎可能制成一个弹射器。

果然,外星人正把一块大小适中的石头搬到杯子形状装置里,他的一只触角移动一下杠杆,石头便从卡森头顶嗖嗖而过。卡森鉴定了一下石头所飞的距离,暗暗地吁了一口气。即使他退到其领地的后方,他也难逃出射程之外。

接着,有一块从弹射器上发射的石头打中了卡森所搜集的石堆上,然后碰撞而发出火花。火花一一火。原始人就是通过这种方法来取火,并把一些又干又脆的灌木作为火种

的。……

不出几分钟,卡森有了一点活火,燃烧弹是容易做的,只要在一束燃烧的柴棒上系一块石头以増加重量,再系上一圈卷须来操纵火把就成了。

卡森点着火,扔出了第一个燃烧弹,火逐渐蔓延,外星人开始迅速撤退,把弹射器往后拉,然而卡森早已另有准备,接二连三地抛出燃烧弹,其中第四个落在弹射器上,这

个装置便燃起熊熊大火。

外星人开始拔灌木制做另一个弹射器。

卡森明白,自己不能做弹射器,也没有忍耐力去完成需要几天才能完成的任务,而外星人有许多触角,能够很快地工作。

噢,对了!卡森能制矛,即使是鱼也行。他找到一块石头,形状很像矛头。他开始用一石头削磨出一个倒刺,又把四根灌木的主干劈开并连接起来,用卷须裹紧连接处,这样便有了一个约四英尺长的矛杆,他把矛头装进矛杆末端的凹槽里,接着又用许多卷须做了ニ十英尺长的绳,一端系在鱼叉杆上,另一端绕在他的右手腕上。

此时此刻,卡森的腿肿得厉害,疼痛折磨着他,但他无能为力,当毒素扩散到他全身时,只有死路一条。那时,地球将是流血的中心。滚动的外星人为了取乐,把蜥蝎捡起来,放到一边,卡森开始爬向屏障。

“喂!”有人叫道。

卡森转过头来,原来是一只蜥蝎。“疼死了,干脆把我杀了得了。”蜥蝎说。卡森沿着屏障追赶着这个绿色的小生物,接着,他发现外星人已把蜥蝎的腿给拔掉了,但它并没有死,还在挣扎着,愤怒地斥骂着。卡森从自己腰间抽出刀,结東了蜥蜴的痛苦。

忽然间,卡森产生一种阴郁而绝望的反应,他忌妒死去的蜥蜴,它不再活着而受痛苦的折磨。卡森注意到自己的手臂瘦如柴棒,之所以这样瘦是因为在这儿很长时间,大约好几天了。人类能忍受多少炎热、疼痛和干渴呢?

蜥蜴刚被杀死,就越过了屏障,它并没有全死,还活着,但已经没了意识了。那么屏障对于死的物体来说算不上什么,仅仅是对有意识的物体作为一种精神上的保护或精神上的冒险。

卡森拿着一块石头,爬上了沙丘之巅,紧靠着屏障放石头,检査了刀和鱼叉,然后用他的右手举起石头向他自己的头上砸了下来,这厉害的一击足以敲开他的无意识,以致于他自己滚过了屏障。

滚动的外星人仍在制造新的弹射器,卡森将自己击倒了……

他臀部一阵突然的、尖利的疼痛唤回了他的意识,他通过了屏障!这阵痛是由于外星人投来的一块石头正好击中他的屁股。外星人想看看他究竟是活还是死,卡森静静地躺着,仅仅把眼睛张开条缝。

他尽可能保持自己大脑的空白,以免外星人的心灵感应力从他身上侦查到意识的存在。外星人的冲击波近乎能毁灭灵魂。蜘蛛的精神与此相比是习以为常的东西。先前的那个融合到实体的东西是对的,它要么变成人要么变成外星人,这二者就如同上帝与魔鬼一样互不相容,宇宙不能同时拥有这两种东西。

液动的外星人愈来愈近。

当它只有一英尺远时,卡森猛地坐起,用尽所保留的全身力气掷出渔叉,滚动的外星人被深深地刺痛,撤退回去。卡森拖着自己的身体朝它爬过去,沿着系在渔叉上的绳子节节前进。

外星人慢慢扭动着触角,努力拔掉渔叉,然后又朝着卡森滚动而来,伸出舞动着爪子的触角。卡森手持着刀迎战外星人,他一次又一次地刺过去,而那些可怕的爪子撕扯着他身上的皮肉,他狠刺猛砍,最后滚动的外星人静止不动了。

当卡森睁开眼睛时,他被绑在侦察舰的座位上,布兰德的脸闪现在屏幕上,“得啦!”他感到,“战争已经结束,我们胜利了!”布兰德是马吉兰号舰的舰长,马吉兰号是他那群侦察舰的母舰。

卡森缓慢地调整了自动控制装置,回去要到冷水箱那儿去弄点喝的,他渴得简直难以置信。

刚才的一切发生了吗?他拉起裤腿,在他小腿上有一个愈合的白色长疤,他胸部和腹部也都交织着痊愈的疤痕。那些事情确实已经发生过了。

返回航空母舰后,卡森直奔布兰德的办公室。“嘿,卡森!”布兰德叫道。“多精彩的场面啊!我们在外星人舰上点燃一门齐发炮,炮弹从一艘飞船到另一艘飞船,就是在射程之外的也没能逃脱!所有的船舰都在我们眼前被消灭掉了。你,噢,你太遗憾了,所有这些激动人心的场面你都没能看到。”

卡森克制住自己的笑意,“是的,先生。”常识告诉卡森,如果他再多说什么的话,那他就会永远被看作是太空最大的说谎者,他仅仅答道:“是的,先生,我错过了所有这些激动人心的场面,太遗憾了。”

(时 陶 编译)

............阅读全文............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如来写作网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xingwenku.com/4755.html
(0)
上一篇 2022年4月28日 上午4:52
下一篇 2022年4月28日 上午4:52

相关推荐

搜索资料 全部分类 搜索教程
扫码关注

关注微信公众号:
如来写作网
从微信公众号菜单栏进入网站
使用更灵活,下载更便捷
如来写作网

微信咨询

客服代找资料
加客服微信:3231169
私发想要资料的标题/关键词
快速代查找相关所有资料

如来文库

立即扫码添加我吧

返回顶部
获取全文完整word版,1000G公文写作范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如来写作网